寂寞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我不是医神 > 第141章 神秘山谷
听书 - 我不是医神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41章 神秘山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带着些许无奈,司阳倒在床头,不久后便进入了梦乡。

    梦中那个女人又出现了。

    她换了一身装扮,不再是严肃的全身黑衣,而是如大城市沉州时尚女孩一样的打扮。

    近看远看,她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漂亮女人。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美丽女子却藏着一颗可能要伤害嫒嫒的歹毒之心。

    正当那个女子拿着匕首走向嫒嫒的时候,司阳的冷汗流了一身,他大喊‘不要,不要’,可女子根本连看也不看他,操起匕首,将尖锐的刀锋对准李嫒嫒的肚皮直接插了进去。

    “不要。”司阳几乎吓晕过去,这一声喊叫让他从梦中惊醒。

    坐了起来,他都不敢再回忆那个梦了。

    嫒嫒的安危他时刻挂在心上,在得不到她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他的心一直都是悬起来的。

    ‘嘭嘭嘭。’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司阳掀开被子走下床将门打开。

    “你好啊,司阳先生。”

    “你是?”司阳看着眼前的来人,先是一愣,不久才变平稳起来。

    “是你。”

    “是我。”

    是那个穿黑衣骑摩托车的女人。

    不过现在的她已经不同那日,她今日穿着一件粉色吊带装,腿上雪白一片,脚踩着高跟鞋站在司阳的房门口,表情也不同昨日的冰冷与仇视。

    她意欲何为?

    “有什么事吗?”司阳故作平和的问道,为了不让对方察觉自己的紧张情绪。

    “嗯,确实有点事,不过先请你吃早饭,之后我们再聊。”

    原来是天亮了,这么说,他已经安稳的度过了来到这庄园密室的第一天。

    他觉得有点难得,看到女子的出现反而没有那么的讨厌,而是有点期待了。

    “现在要去哪里?”司阳一边问,一边已经跟上了女子的脚步,因为女子根本就没打算回答他,而是说完就转了身。

    走了很久,司阳都没有估计到女子将要带到去往何方,他有点不耐烦了。

    “喂,这位姑娘,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

    女子不说话,停下了指了指远方,然后继续向前走。

    司阳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前面几十米处确有一栋红房子。

    房子有三层,门口好像没有守卫,待几分钟后,他们走到红房子的门口,才发现,这里可能是唯一没有守卫的地方。

    能理解,吃饭的地方吗,有守卫怎么吃的放心,而且能来这里吃饭的想必也不可能是一般人,要守卫也没有什么意义。

    司阳跟着女子来到了二楼的某个包间,待他坐下后,就有人把食物端上来了。

    看来这女子早就有约他出来的打算,因此提前订好了餐。

    这个餐厅也不算大,司阳推测,餐厅最多同时只能容纳三十人左右,如果每层都坐满人的话,也就八九十人,根据容量估计,这个山谷估计有上千人的样子。

    上千人可不就跟一个编制的村镇大小吗。

    可这里会是普通的村镇吗?

    远离城市,整个山谷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至今唯一与他有过交流的人却只有一个。

    “你请用。”女子在司阳的对面坐了下来。

    司阳也懒得跟她客气了,端起茶杯就猛喝下去。

    除了上次与嫒嫒在小溪边捧水喝,他都没有这么过瘾的喝过水啦。

    茶杯一口见底后,司阳才重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她神态自若,略有微笑。

    “你好,这位姑娘,我能不能问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司阳问完继续望着女子,见她没有生气的样子自己也放心了,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回答,至少这次没有激怒到她。

    如果能与她一直继续聊天,那就再好不过了。

    “呵呵。”女子果然轻松的笑了笑,“你不觉得这里很神秘吗?”

    司阳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有点神秘。”

    “那这里就是神秘谷,神秘谷,你听过没?”

    神秘谷,有点神秘就是神秘谷?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所谓的世外桃源,还是说有一群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找了个隐蔽的地点以图谋不轨。

    “司先生!”

    “嗯。”司阳的沉思被女子打断,他才反应过来,却忘记回答女子的提问。

    “呵呵,司先生难道不觉得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吗?”女子笑容灿烂,让司阳的警惕心放松了许多。

    这山谷确实适合生活,如果活累了,争累了,突然想找个安静的与世无争的地方,这里应该是最适合的。

    只是,从目前看来,他们能带走李嫒嫒,能说明这里真的就没有争斗吗?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

    争欲望,争权力,争财富,甚至争名利。

    而在这里,有等级制度,肯定至少有权力之争。

    司阳望着一心喝茶的女子,心里的那个问题一直想问,却始终不敢问。

    现在看到她与之前如是换了个人,想必这个时候再请教她,不会被反感了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女子正放嘴里送茶,被司阳一问顿时停住了。

    她慢慢放下茶杯,莞尔一笑。

    “没想到司阳先生,念念不忘我的身份。”

    司阳勉强点了点头。

    “我暂时不想告诉你。”

    “为什么啊?”

    “因为明天会有人告诉你,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现在告诉你,感觉有点多余。”

    “哦,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明天你自然会知道了?”

    明天?

    司阳无法设想明天到底是怎样一个状况,在这时空都有点错乱的地方,他连时间都忘记了。

    “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人会见我吗?”

    女子喝完了手里的茶,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

    “是的,你明天可要小心说话,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不小心说话,难道我明天就会有危险吗?”

    女子轻抿了一口,放下茶杯,望向他点头道,“那样看你的表现,你也许没有危险,那你在乎的人呢,你得为她考虑考虑。”

    “什么,她果真在你们的手上,为什么你们要抓她,她只是个单纯的女人,与人无怨,你们为难她,这样好吗?”

    “嗯......”女子摇了摇头,“你跟我说这些没有用,这里不是我说的算,我只是好意提醒你。”

    “谢谢你的好意,如果没什么事了,送我回去吧。”司阳的心情并没有比出来时变好,相反,当他知道一些事情后反而变得更加焦急了。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对嫒嫒的,自己迟迟没有出现,嫒嫒会不会对他很失望呢。

    “你急什么,我茶还没喝完呢。”女子不紧不慢,不慌不忙。

    “那你快点。”司阳说完再也不看她,将头扭向了一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子放下茶杯,站起来,走到司阳前面,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轻柔的对他说道,“知道你急,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见我们的老大。”

    “哦。”司阳也站了起来,望着她,“那现在就走吧。”

    “看你猴急的,一个女人而已,就对你这么重要。”

    女子结了账后,两人出了红房子,沿着门口的一条水泥路,司阳跟在女子的后面走着。

    “你看,前面有栋蓝房子,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那里。”

    司阳闻言看去,果然如此。

    原来这里的房子都被刷上了不同的颜色,不同的颜色应该会有不同的用意吧。

    就像吃饭的地方刷成了红色,他住的地方被隐藏起来,而蓝色的房子大概就是山谷里的权力机关吧。

    “我们要去见谁?”

    司阳虽然认为自己并不害怕,但跟着女子后面走着,内心还是有点忐忑不安。

    最大的原因还是嫒嫒在他们的手上。

    “你待会说话的时候可要客气点,还有不能顶撞,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至于其他,能不说就不说,不可以随便问问题。”

    “如果不呢,会有什么后果?”

    女子听了停下来,转过身望着司阳,“我是为你好,你不想想自己,也要想想你的女朋友,知道吗?”

    也是,司阳的软肋就在这里,只是女子这样的提醒是有多善意?

    那天晚上还执着的追踪自己呢,以为她是个无情的杀手,现在看来,人确实不可貌相。

    只是女子的身份在司阳心里还是个迷,如果她真是为自己好的话,难道真有不得以的苦衷吗。

    不一会儿,司阳跟着女子走进了蓝房子。

    房子里比较肃穆,司阳几乎也呼吸都不敢,生怕惊扰了这里的那尊大神。

    “请坐吧。”

    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

    司阳左右前后望了望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站在他旁边的女子轻轻拍了他的背一下,示意他先坐下来。

    几分钟后,一道帘子被掀开来,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白发人。

    “他......”司阳想问女子,女子朝他使了个眼色,暗示他不要多嘴。

    “小凤,这位就是你带来的客人吧。”

    女子赶紧站了起来,忙答道,“是的爷爷。”

    原来这个女子叫小凤,不错的名字,也符合她的长相,人如其名果然不假,她就是有凤一样的风采与姿色。

    “嗯,坐,上茶。”白发人说完,就有人端来了茶水。

    “怎么称呼?”白发人问道,同时也司阳的旁边坐了下来。

    司阳感觉到压力,也不知道压力从何而来,或许老头的气场太强大了,也或许这个人高深莫测。

    “司...司...”

    “爷爷,他叫司阳。”叫小凤的女人替司阳回答了。

    司阳的看了她一眼,脸上立马红了一片。

    “嗯,司阳...司阳。”

    白发人默默念着司阳的名字,司阳就像被人招了魂一样坐立不安,直到他说出下一句的时候,司阳紧张的几乎要跳了起来。

    白发人说,“司阳,你知道你为什么该死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