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双界祭司 > 序章
听书 - 双界祭司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序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无尽混沌海中,悬浮着一座小小的岛屿,方圆不过十余丈,像是从山上撬下来的一小块山岩,不甚起眼。

    浮空岛边缘,站着一个身材佝偻的狐狸人。

    狐狸人已经很老了,身上原本火红色的皮毛变得灰白。

    他身后麻灰色袍服下露出的狐尾,甚至已经没有什么毛发,能够轻松看到狐尾上松垮的皮肤。

    这狐狸人双目望向远处灰色的无尽虚空,瞳孔极深邃,似有混沌双分,推演万法之变。

    在狐狸人身后,浮空岛地面上,原本暗淡无光的魔法阵突然亮起,然后一道白光从魔法阵中飞出,落在地上,凝成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是一个皮肤黝黑、身材雄伟的牛头人,着黑色甲衣,后腰上插着五根颜色各异的图腾柱,身边有欢愉的四元素悦动着。

    这牛头人神容惊疑不定,身染风尘,进入浮空岛后,还心有余悸地向身后看了看,仿佛他身后有什么可怖的东西正在追他。

    狐狸人转身,平和的目光看向突然出现的牛头人。

    先觉收起面上的惶然,弯腰行礼,口称“老师。”

    “今天不知为何,星界突然对我的灵魂做出了连番的召唤,我……我很怕……”

    祖尔神容平静,并未因为先觉的话而生出什么异样的神情。他点点头,再次回转身体,目光依旧落在了浮空岛下方的混沌漩涡上。

    “我已经收到了灵魂传讯,先觉。”狐狸人祖尔依旧看着无尽虚空,对身后的弟子说道:“我在此地与星界元素取得了交流,结果很不好。相信你的占卜也对此有所揭示。”

    先觉皱起了眉头,“占卜结果非常模糊,只告诉我是凶非吉。”

    祖尔点了点头,说道:“毕竟是来自异世界的召唤,即便以你的能力,想要对此作出准确的占卜,也几乎不可能。”

    “异世界的召唤?它想要我做些什么?”

    祖尔的声音依旧平缓,说道:“它想要你回去。”

    先觉神色一僵。

    即便他与眼前这位老师相处了五年,即便他非常信任眼前的老师,然而由于各种原因,他一直不曾告诉祖尔,自己是异界来客。此时祖尔说出“回去”二字,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先觉的来历,这让先觉有些惶恐。

    祖尔很敏锐地察觉到了先觉的情绪,笑着摆了摆手,回头看了先觉一眼,说道:“自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你这个黑牛身体里装着个异世界人类的灵魂。这没什么,我依旧愿意教导你,并且时间也证明了,你是这么多年里,我见过的,天资最好的祭司。”

    闻言,先觉安下了心。

    当然……老师这么强大的祭司,这点东西怎么可能瞒得住他……

    先觉有些自嘲地想道。

    “老师,那我应该怎么做?”

    今日他来虚空漩涡寻找祖尔,便是想要得到老师的帮助。

    “重要的是,你想要怎么做?”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些年里,你一直苦苦寻觅的复生术,便是为了那个世界吧?既然你在那个世界还有未完的事情,回去倒也并无不可。”

    先觉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在这个世界中寻觅复生的法术,也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来淡忘曾经的世界,曾经的经历。

    五年后的今天,他终于放弃了追寻那虚无缥缈的复活,也终于接受了这个渐渐熟悉的龙魂世界,准备找个竹声清脆的地方安个家。

    可谁知道,命运似乎注定不让他安闲下来,这时候竟然要让他的灵魂回到来处去!

    先觉凝神想了想,缓缓摇头。

    “虽然复生术并不存在,我也依旧想要回去。然而不是这样被召唤,这让我很不舒服。”

    祖尔点头,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张古旧的羊皮纸。

    其实在他看来,先觉说的话多少有些自大。

    就算是祖尔,都无法自由在虚空中穿梭,何况是先觉?异世界又怎么会是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眼下异世界对先觉灵魂召唤的契机,恐怕便是先觉最好的回归机会了。

    然而祖尔并没有劝先觉。

    此时先觉的实力已经站在了整个世界的顶端,似他这样的强者,将主动权与对自身的掌控能力看得极重,不愿意如此被动地回到那个世界中,也是合情合理的。

    “既然是这么想的,那就这么去做。这是一个古老的图腾法阵,最初是用于禁锢灵魂的。我将它改了一下,应该能够帮助你抵抗来自异世界的召唤。”

    祖尔顿了顿,等到先觉将他手中的羊皮纸接过后,他才继续说道:“你先去无云崖,在预见之池中搭建这个图腾法阵。让安格斯帮你压住阵眼,他虽然只是个战士,可毕竟也是至圣境的强大战士,压着阵眼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那您……”

    “我随后就到,要摆脱虚空锁链的束缚,还需要一些时间。”狐狸人祖尔看着下方旋转不休的虚空漩涡,身周的混沌元素流似乎颤抖地更加剧烈了一些。

    先觉点头,再次向祖尔躬身一礼后,便离开了这悬于无尽虚空中的浮岛。

    他心中已经安定了许多,既然老师肯帮他,便没有什么是无法解决的了。

    ……

    与此同时,在混沌的无穷远处,一个名为地球的世界中,正有一团如血般凄艳的夕阳落在非洲大陆的西方,仿佛要将这片土地上死去的灵魂带去安详的天国。

    然而今日,死在这片土地上的大部分灵魂,都注定无法安息。

    非洲西南部一个原始部落中,肥沃的黑土地此时已经被浓稠的血浆染红,残破的人类断肢、骨骼碎片、扭曲的脏器与皮肤在这个大型村落中交绘成一副地狱画卷。

    凄厉的惨叫声在这村落中回荡肆虐,不绝于耳,仿佛要谱上一首更残忍的乐章,来歌颂这幅恐怖的图画。

    今日这地狱中操刀杀人的恶魔,是一个亚裔男孩儿。

    男孩儿穿着红色套头衫,下身深蓝色的牛仔裤此时浸满了鲜血,顺着男孩儿的裤脚一滴滴向下淌着。

    不论是谁,看到这村落中发生的一切,都很难意识到这是一个男孩儿,他脸上癫狂、暴戾的神色是那般令人心寒,双目被体内奔腾的血烧得通红,这如何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儿应该有的模样?

    “不要啊,不要啊,求求你了!”

    男孩儿面前,一个惊恐的老妇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哀求着。她瘫倒在泥泞的地面上,不停向后蠕动着身体,想要离眼前这已经屠杀了半村人的恶魔远些。

    男孩儿看着老妇惊恐的眼神,狰狞一笑,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别怕,来投身于我伟大的事业吧!你会最终为此而感觉到自豪的!”

    老妇摇着头,哭喊着向后爬去。

    男孩儿手中凝聚了一团土黄色的大地元素,这团元素迅速变得坚硬、锐利了起来。

    他弯腰,轻而易举地将手中的元素利刃刺入了老妇背部,而后向上一划,撕裂出一条狰狞无比的伤口。

    老妇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嚎,缓缓抽动着身体,双目渐渐失去了神采。

    男孩儿弯腰将老妇抱了起来,抗在肩上,向不远处另一个瑟瑟发抖的村民走去,他肩上的尸体不断向下淌出浓稠的血液,不时有带着猩红色泽的脏器掉在地上,给这幅画卷又添上了一道线条。

    他看似随意的行动,却仿佛有某种规律与节奏在其中,每一道鲜血,每一具尸体,从高空俯瞰下去,都成了某个玄奥法阵的一部分,随着法阵渐渐成型,摆放在正中的一座洁白神像缓缓散出血红的光泽来,向着无尽遥远的龙魂世界发起一道又一道隐晦的召唤。

    ……

    先觉离开祖尔常年镇守的虚空岛后,不过十数个呼吸的时间,便开辟了一条星界通道,来到了无云崖预见之池中。

    七色山泉交织成的预见之池旁,先觉的身影正在忙碌着,将手中的灵魂图腾一个个安插在预见之池周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刚刚借助了星界的力量,他又一次感觉到了星界的异动,于是他手中的动作又加快了两分,想要赶在地球世界再次召唤他之前,将这灵魂图腾阵搭建完毕。

    不多时,在先觉手中的图腾柱插好一半的时候,另一个高大的牛头人出现在预见之池旁,看着忙碌的先觉,瓮声瓮气地问道:“先觉,这是干嘛?”

    “你来了,安格斯。”

    先觉对这位牛头人酋长的出现丝毫不惊讶,只是招呼道:“我有点麻烦事,待会儿祖尔老师会来帮我,你也要来帮我压一下阵眼。”

    安格斯挑了挑粗重的眉毛,低声嘀咕了些什么,走到先觉身旁,接过图腾柱,按照先觉挂在洞壁上的羊皮纸慢慢摆放起来。

    有了安格斯的帮助,灵魂图腾法阵很快便成型了,细密的青碧色灵魂链接在阵中升起,将所有图腾柱连接成一个整体。

    安格斯坐在阵首,磅礴的气场如定海神针般,将整个灵魂图腾阵压住。

    先觉坐在了阵中,所有灵魂链接交汇的地方。

    这些灵魂链接,在先觉坐下的瞬间,都化成了青碧色的锁链,将先觉的灵魂牢牢困锁在原地,无法移动分毫。

    刚才,他感觉到围绕着他的星界元素无时无刻都在轻轻触摸着他,虽然没有再次爆发出强烈的吞吸力,然而这样的触碰依旧让先觉十分焦虑。

    先觉最害怕的事情,无异于祖尔还没来,他的灵魂便已经被吸走了。

    这样的话,先觉将会失去所有的力量与依仗,只剩下祭司特有的、无法做出主动攻击的圆润精神力,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不过现在,感觉到灵魂图腾法阵凝聚出的强大束缚能力,先觉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一直到这个时候,安格斯才终于有机会开口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觉叹息了一声,“有另一个世界在召唤我,要将我的灵魂抽离而去。”

    “什么?”

    安格斯的牛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就像他上次,在藏宝湾吃了哥布林特质的牛粪面包的时候一样。

    先觉只是应了一声。这事情确实很难被理解,尤其对于安格斯这样满脑袋都是肌肉的牛头人战士来说。

    索性安格斯也没有多想,他知道这不是他的强项,所以问道:“他什么时候来?”

    先觉知道安格斯问的是祖尔,“一会儿,他在解虚空锁链。”

    安格斯讪讪地闭了嘴,对他来说虚空锁链是比理解异世界召唤更难的课题。

    就在这个时候,先觉面色一变,他身周的星界元素迅速扭曲起来,形成了一个漩涡,将他包裹在其中,令他的身体被扭曲成一团模糊的光影。

    “又来了,抽吸的力量会非常大,灵魂图腾阵将有剧烈震动,一定要镇住了!”

    下一刻,强大到几乎无可抵御的,直接作用于灵魂的吞吸力抓住了先觉的灵魂,想要将他从先觉的身体中抽离出来。

    图腾阵中的灵魂锁链一根根绷紧,仿佛锁链另一端拴着头振翅欲飞的巨龙般,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先觉很快感觉到了不对,比起第一次星界的拉扯力量,这一次的拉扯力量何止大了十倍?

    怎么会……怎么可能?

    先觉心中升起了荒诞的感觉,这样强大的力量,别说只是作用于自己的灵魂,就算是直接作用于龙魂世界,都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

    安插在预见之池周围的图腾柱全都颤抖了起来,似乎很快便要从地上被连根拔起。

    镇于阵首的安格斯也晃动了几下,他惊喝了一声,浑身筋肉虬起,身躯似是更加雄壮了两分,双腿深深插入了山壁之中。

    安格斯不愧是至圣境的强悍战士,这样强大的、能够撼天动地的吞吸力竟然被他一人生生压了下去,连同所有灵魂图腾的颤抖也一齐消失。

    然而真正的难题才刚刚出现,先觉身周扭曲的星界元素变成了一道虚空之门,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灵魂气息从虚空之门遥远的那一端越了过来!

    这灵魂气息的主人绝对是龙魂世界的原住民,但不论是先觉还是安格斯,都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灵魂。

    与此同时,地球非洲西部的村落中,那个男孩儿终于完成了杀戮,将面前最后一个村中的猎人斩成了十余块,丢在村中屹立着的神像脚下,将这鲜血绘制成的庞大阵法闭合了起来。

    虚空之门的另一端,便出现在男孩儿面前,感受着虚空之门中散发出的强大吞吸力,男孩儿没有试着抗拒,只是静静站在原地,嘴角挂着邪异的笑容,开口道:

    “别试了,没用的,就算是祖尔亲来,也无法抵御世界的意志。”

    这声音没有因为无尽遥远的距离而衰减,径直穿过虚空之门,清晰地落在了安格斯与先觉的耳中。

    先觉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的灵魂在两股力量的拉扯下感觉到了剧痛,仿佛要在他的身体中被撕成两截一般。

    安格斯喝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给我老牛一个面子!立刻收手!”

    男孩儿隔着无尽虚空冷笑了一声:“给你面子?从今往后,你便再没面子了。”

    “准备好,接受自己的命运了吗?”

    男孩儿的声音落在先觉脑中,让他感觉无比耳熟。

    这不是他五年前的声音吗?这不是……属于沈源那具身体的声音吗?

    先觉能够通过这语气想象到虚空之门另一端,那男孩儿邪异的面部表情。

    这让他十分惊恐,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五年……难道还有其它灵魂操控着原本属于他的那具人类身体?

    就在先觉愣神的时候,他的灵魂终于再无法承受如此两股力量的撕扯,断成了两截,主体灵魂被吞入了眼前这虚空之门,余下的残魂失去了主体意志的支撑,化作精神力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灵魂撕裂带来的剧痛令先觉想要尖叫,然而他心底却暗自松了口气。

    这痛楚虽然强烈,可是比起刚才在灵魂图腾法阵中被两股力量拖拽灵魂的感觉,还是好了许多倍。

    先觉眼前是灰色的混沌虚空,间杂着掠过他视野的各色光芒形成的条带状残影。

    先觉的灵魂并非是牛头人的模样,当他灵魂离体后,便呈现出一个人类男孩儿的样貌,仔细看他的眉眼,正与地球上那个屠杀非洲部族的男孩儿一般无二!

    这灵魂的名字,称之为沈源,倒更加贴切些。

    沈源灵魂周围环绕着四色元素凝成的虚像,分别是一滴静水,一朵火焰,一团风暴,一块坚石。

    四元素拱卫在沈源灵魂四周,仿佛四个忠诚的卫士,保护沈源的灵魂不受到虚空通道中剧烈流动的混沌影响。

    他的灵魂在这条虚空通道中,被虚空流推动着,以寻常情况下绝无可能达成的速度向地球世界的方向飞去。

    沈源心中暗叹了一声,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改变眼下的状况,只能顺着虚空通道抵达地球,如果他用精神力抵抗虚空的流动,绝对会在瞬间被撕碎。

    很快,沈源眼前出现了一个小黑点,这黑点在他视野中迅速扩大,是另一个向他迎面冲来的灵魂。

    这灵魂通体环绕着漆黑的烟雾,令沈源看不到这个灵魂的具体模样,只是相距还很远,沈源便已经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精神压迫。这不知身份的灵魂,竟然如此强大,别说是沈源,就算是祖尔也未必能够在精神力方面胜过对方。

    沈源心中凝重,精神力凝结,在他灵魂四周护卫他的四元素猛然膨胀了起来,旋转速度也大大加快。

    那迎面而来的漆黑灵魂显然也早发现了沈源泛着四色彩光的灵魂,他如夜枭般尖啸了一声,在两个灵魂错身而过的瞬间,黑色浓雾中探出一道闪电般的利爪,抓向了沈源的灵魂。

    令沈源有些奇怪的是,这道犀利的精神力攻击虽然强悍,然而其间似乎没有多少杀意,竟是不太想杀沈源一般。

    可若不想杀,又何必出手?

    沈源没有时间考虑,眼前这攻击来得极快,虽然没有杀意,却也强大无比,令沈源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应对,否则很可能直接被这黑色利爪将灵魂打散在这虚空通道中。

    只见沈源身周四色元素迅速融合为一,竟然在眨眼间转化成了一片灰色的雾气,阻挡在沈源灵魂周围。

    这灰色雾气十分稀薄,看上去远不如沈源原本护身的四色元素强大,然而那黑色灵魂心中巨震,想要收回攻击,却为时已晚。

    这虚空通道中两个灵魂的行进速度快得难以想象,错身而过的时机更是只有刹那,黑色灵魂探出的利爪精准地刺入灰色薄雾中,只在瞬间就烟消云散,剩下半截断爪痛苦地缩回灵魂周遭的浓雾中。

    “啊!”黑色灵魂痛呼了一声,“混沌元素???怎么可能,你又不是元素守护者,你怎么可能操控混沌元素?”

    黑色灵魂的精神力比沈源强大许多,然而在刚才这一次碰撞中,却吃了个大亏。沈源原本受伤的灵魂,在混沌元素的保护下没有受到哪怕一点震荡,然而这被黑色烟气笼罩的灵魂却受了重创,至少要休养数年才能恢复本来的精神力量。

    沈源冷笑了一声,“蠢货,你对元素的力量一无所知。”

    两个灵魂错身而过后,迅速拉开了距离,向着两个不同的世界急速行去。

    很快,沈源看到了灰色虚空通道的尽头,那一片纯白色的光芒。

    当沈源眼前的景物再次凝实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地球上,这具原本属于他的,人类的身体里。

    五感很快回到了沈源意识中。

    涌入沈源鼻端的,是浓重的血腥味。

    映入沈源眼帘的,是地狱般残忍的画卷。

    沈源缓缓抬起沾染着浓稠鲜血的双手,指尖带着明显的颤抖,举在自己面前,看着从指间滴落的血迹,沈源深深吸了口气。

    他转动着僵硬的脖颈,环视着这个村落的惨状。

    “万灵血祭魔阵?”沈源喃喃自语,颤抖的声音中有八分茫然,两分恐慌,“你怎么敢……怎么敢用出这样的邪阵来?”

    每一具残破尸体脸上死前的凄厉表情,都让沈源心中满是不安。

    他感觉到死去的无数灵魂在咒骂他的恶毒与残忍,这让他感觉无地自容,让他感觉羞愧难当。

    虽然这些人不是他杀死的,可是……毕竟沾染了他们鲜血的,是他的身体。

    当沈源终于将头扭到后方,看到屹立在村落正中心的神像上时,他的身体仿佛凝固了,呆立在原地足有半分钟,才急促地呼吸了起来。

    这是一具通体洁白的神像,看不出材质,面容与身材都很中性,分辨不出性别,其上的神辉在沈源的精神力感知中非常纯正,也许是因为这具神像做了万灵血祭魔阵阵眼的缘故,这神辉正在一点点消散着,用不了多久就会完全离开这具神像。

    “真神像?这竟然是一尊真神的神像?这世界上曾经有过真正的神灵诞生?”沈源吞了口口水,感觉浑身上下的汗毛根根直立了起来。

    这神像所代表的,是更高层级的力量,是在龙魂世界中从未出现过的力量。

    然而……

    沈源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

    由于这具孱弱的身体,他此时无法沟通星界,可是当他抵达这个世界之前,他清晰地感觉到,这就是地球无疑。

    可是地球上怎么会有神灵?这不是个无魔位面吗?

    沈源在地球上降生,在地球上生活了整整十七年,这十七年来的所有经历都告诉他,地球是一个以发展科技为主的无魔位面,所谓的超人、异能者,都是活扯淡。

    可是无魔位面怎么会有神?

    这让沈源不禁在心中升起了十分荒谬的不真实感。

    他愣怔地看着神像,眼前这神像的神辉将他在地球上十七年的经历与记忆全都衬托成了一个笑话。

    直到神像上的神辉完全消散,沈源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他需要逃离这里。

    根据被屠杀者的肤色来看,这里应该是非洲一个原始部族的领地,与外界的交流应该十分滞涩,然而死了这么多人,沈源不认为会没有人来追究这件事。

    可是要他对这么多死人负责吗?他怎么负责?杀人的又不是他,他为什么负责?

    所以他要逃走,他要不留痕迹地离开这里。如果在未来,他能抓住或者杀死事情的始作俑者,他一定会重新回到这里,给这些冤死的亡者们一个交代。

    然而绝对不是在现在,绝对不是用他自己的性命。

    沈源迈步走向村口,大地元素在他的操控下,没有留下半个脚印。

    听从他召唤的大地元素,让沈源再次确信,地球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不再是只有科技的无魔位面了。

    站在村口,沈源虽然心慌,却没有急着离开。

    他转过身来,缓缓闭上双目,脸上慢慢出现肃穆慈悲的神色。

    一首曲调古老的安魂曲从沈源口中颂出,音节晦涩难懂,显然是属于龙魂世界的语言。

    在他身后,被万灵血祭魔阵束缚着,无声嘶吼咆哮的愤怒灵魂们,似乎听懂了这首古老的曲子,渐渐安静了下来,眼中狂暴凶厉的情绪也慢慢被沈源的歌声抚平。

    一曲安魂唱罢,沈源饱含着歉意向村中的灵魂们深深鞠了一躬,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在非洲茂盛的热带雨林中艰难行进着,沈源的思绪却早就飘回了赤帝国。

    父亲还好吗?

    母亲的案子可有了定论?

    害死母亲的凶手,是否依旧逍遥法外?

    想到这里,沈源双目眯了眯,一道冷光在他的眼底闪过,仿佛是这林间穿行的一头巨狼,狰狞而冷漠。

    既然如今我回来了,没有复生术,便要你血债血偿!

    沈源心中杀意涌动,却由于出神与实力的暴跌,没有注意到自己前行的方向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

    一直走到这人身前十余步的时候,沈源才抬起头,有些惊愕地看着眼前这年轻男子。

    男子有一张典型的亚洲面孔,身材修长健美,穿一身迷彩作战衣,衣角与裤腰、双袖紧紧扎住。

    他左手握着一柄匕首,右手放在身前,依旧保持着半蹲前进的姿势,一动不动,仿佛一个石雕。

    男子的目光落在沈源的身上,沈源也静静地看着他。

    突然,男子的喉结滚动了一下,额角也沁出了两滴冷汗,向下缓缓滚落。

    沈源面色一变,而后迅速转身,向雨林深处逃窜而去。

    就在刚刚这一番对视中,沈源从男子面部微小的表情变化,与并不起眼的肢体动作中读出了一些信息。

    这男子认识他。

    这男子有些怕他。

    这男子是为了他来的。

    这男子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沈源的逃跑完全是本能反应,作为一名祭司,他信任自己的占卜与本能胜过自己的双眼与理智。

    所以当本能告诉他,他应该开始逃跑的时候,沈源便转身开始了逃窜,即便他根本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何要这么做。

    他在非洲杀了人,可转眼碰上了一个亚洲人。别说非洲原始部族中的消息传递没有这么快,就算真的有人知道了这件事,但也不该是个亚洲人来管。

    不过沈源心中的疑惑并未持续太久。

    男子看到沈源奔逃,拔腿就追,同时单手摁在自己耳边的通讯器上,低声喝道:“白龙眼五组三号汇报,发现沈源,逃窜方向东南,请求支援!”

    沈源与男子的距离并不遥远,所以这声音也传入了沈源耳中。

    他心里一沉。

    这是个什么情况?

    沈源此时面相依旧是个年轻人,甚至透过他脸上斑驳的血污,还能从眉眼间品出两分书卷气来。

    然而在龙魂世界的五年,沈源见识了不知多少刀光剑影,现在虽然失去了许多依仗,可他骨子里,依旧是那个狼性深重的祭司。

    他停下了脚步,将身影藏在一棵宽大的巨木后面,借着雨林中宽大的植株遮掩自己,静静等着身后那个紧追不舍的男子。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来到沈源周围十米内的时候,这脚步声却突然消失了。

    沈源知道,后面这追着他的男子发现了不对,谨慎了起来。

    沈源双目微阖,尽力感受着流动的风元素。

    忽然,他睁开了双目,探手抓向了右边。

    在他伸手的方向,穿着迷彩服的男子刚刚探出头来。

    看到这携着强烈风压,向自己抓来的手,男子神色不变,手中匕首一扬,径直向沈源的掌心刺来。

    沈源手腕一翻,环绕着他手掌的气流顷刻间消散,一抹冰蓝色的光芒在他指尖浮现。

    这灵巧的双指绕过了刺来的锋锐,准确点在了男子手腕上。

    男子只觉自己脉门处一阵刺骨的冰寒,持匕的手掌竟然直接失去了力道,匕首脱手飞出。

    他心中惊骇,然而行动却没有半分迟滞,另一只手并指成刀,直斩向沈源侧颈。

    同时男子一只脚不着痕迹地探入了沈源双脚间,为计划中的连招埋下伏笔。

    然而沈源却不闪不避,探手在空中一捞,直接将异能者砍来的掌刀拿在了手中,同时另一手握拳,明黄色的土元素光芒闪烁间,裹挟着他的拳头,击向了这名异能者的小腹。

    这男子面色一变,用刚刚恢复知觉的手掌拍向沈源的拳头,想要将他这一击的力道抵消。

    然而掌拳相交的一瞬间,这男子便大惊失色。他只觉自己掌中,像是握着一列奔驰而来的火车,瞬间将他的掌力摧垮,而后来势丝毫不减地砸在了自己肚皮上。

    男子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眼睛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沈源把男子缓缓放在林间,而后蹑着脚快步逃走。

    这处雨林中显然不止男子一个追兵,沈源如今将这人击晕,便能暂时消失在对方视野中,逃走的几率便更大些。

    可是沈源还是小觑了对方。

    他在茂密的雨林中只走了几步,便听身旁传来一声巨响,木屑残枝横飞中,一个高大狂猛的身影撞碎了一棵巨木,若泰山压顶般,落向沈源。

    感受着如推土机般轰鸣而来的气势,沈源瞳孔骤缩。

    不用回头他都知道,来的竟然是个心焰境的战士!

    如此等级的战士对于曾经的先觉来说自然不算什么,随手丢出一根图腾柱都能将之击退,然而自沈源的灵魂回归了地球,他便失去了几乎所有力量,据他估计,自己如今四元素的境界都只停留在初窥境,实在难当大用。

    沈源极狼狈地一滚,勉强躲开了这人开山裂石般的第一击。

    然而还没等沈源从地上爬起来,便听到那大汉狞笑着,伸出山岩般厚重的双掌,落向了沈源。

    这双肉掌遮蔽了沈源的天地,也在瞬间夺去了沈源的意识,让他的世界就此黑了下来……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