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玫瑰与百合 > 第三百二十三章 隔山打牛
听书 - 玫瑰与百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二十三章 隔山打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琅依本想上前与老婆婆寒暄两句,然转念一思,自己这西域之语,老婆婆未必听得明白,二话没说,便摆开了要出手的架势,单足点地,岂知脚下竟踩出一深坑,便在那坑中,足尖画圆,脚下尘土碎石便随着双足呼呼挂风,在其双腿周围已然成团,双掌挥动,这尘石汇聚成团如蛟龙一般,环绕在琅依周围,不多时那尘蛟由一条变为了两条,两条变为四条,舞动盘旋,围在他身旁。

    众人无不兴叹,诺大的武林真乃藏龙卧虎!竟然还有如此高手,就地取材利用这尘土沙石练功,竟然练就了这沙蛟神拳。

    珠禽看得真切,心中也是赞叹不已,这乃沙蛟神拳的功夫,此功没有十几年的功力,是根本练不来的,此人的内力已经是炉火纯青了。这沙蛟的威力定不会小。心中暗自告诫自己,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但见琅依双掌上下纷飞,将真气运至手掌,用力推出,一条沙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老婆婆飞将过来,这沙蛟看似为一整体,然到达近前,却如同那散弹暗气一般,这一攻击便是一大片。

    珠禽深知这沙蛟之威力,赶忙使出百禽狂袭秘籍中的绝招云雀入云,此招对轻功要求极高,但见其双足点地,向前翻腾两周,双臂舒展,犹如肋生双翼,将要直冲云霄一般。便将那飞也而来的沙蛟躲过。

    琅依只觉时机来了,他知老婆婆在空中,尚未落地,此时定是身体发飘,下盘不稳。

    但凡成了名的武林高手都知道,这习武之人就怕下盘不稳,马步也好,站桩也罢,都是为了根基稳健,只有这样才可保证自己出招之时动作到位,不走形。

    然人在滞空之时,本就下盘不稳。这平衡很难控制,尤其是在激烈的对决之中,若出招之后未击中对方,或在躲闪对方招法之时,高高跃起,还未落地,那么这时候对方便占了先手,觅得良机。人家便可以再次发招,攻击你这致命的下盘,便是一打一个准。

    珠禽高高跃起躲避沙蛟,明显在空中露出破绽,故此琅依便觉机会来了。便朝老婆婆的下三路,将那第二条沙蛟推出。

    若换作旁人,定是极难逃脱,这沙蛟一旦击中双腿双足,可是要致残的。然对于老婆婆而言,几十年的功力,躲过此招,乃不费吹灰之力。但见其使了个云里空翻后,便是那山雀蹬梯之绝技,如高空之上有天梯一般。将真气运往双足,带着劲力双足往复蹬出。老婆婆便真如踩着天梯,轻云直上而行。这第二条沙蛟已然躲过。

    珠禽这功夫引起了众人纷纷议论,难不成这老婆婆真的会飞不成。在空中行动自由,如履平地一般。真乃绝世之高人也。

    琅依心中也是一愣,在其遇到的高手中,很少有人能躲过他的第二条沙蛟的。这老婆婆,果然是名副其实,功夫不低呀!

    然其立功心切,想尽快结束战斗便将缭绕身旁的其余四条沙蛟一并朝老婆婆发出,一时间四条长龙飞向天空,铺天盖地的直奔珠禽而来。

    珠禽深知这琅依立功心切,想

    尽快结束战斗,想拼尽全力。便使出白鹭倒仰,垂落湖底,这一绝技,向后窜出十几丈,头朝下,自由下落,快落地时,便使了个云里翻。

    这四条沙蛟击空,散成了沙,落将下来,一时间,天空中如下尘石雨一般。

    此时,这琅依却是极为被动,眨眼间六条蛟龙已然发出,却未伤及老婆婆一丝一毫。这使其极为被动,他准备继续形成沙蛟护体,就在这一刹那,便露出破绽,毕竟这沙蛟的形成需要点时间。

    老婆婆岂会错过这等良机,飞身窜至琅依近前,将那百灵十三式的连环招法使出,右腿高抬直朝其面门蹬出。速度之快,只在那顷刻之间。

    琅依直叫不好,便使了个蛟龙后仰,向后连续翻腾,已然躲过。

    说时迟那时快,老婆婆的左腿又到了,直奔其小腹蹬来。

    琅依便一跃而起,躲过这腿。岂知珠禽猛然跃起,倒立,使出那喜鹊连环腿,紧随其后连袭。

    躲已经是来不及了,琅依便把心一横,双眼一闭,便等待着人家连环腿,他心里明白武林高手之间过招,可是没有轻重可言的。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

    老婆婆的内功十分浑厚,别说是连环腿,就是蹬上一下那便是要骨断筋折呀!

    他只觉自己身体自由下落,落至地面,却并无半点疼痛之感。他下意识地张开双目。但见老婆婆早已收招变式,却是面无表情的等待着下一个对手,他方知是老婆婆脚下留情,那连环腿并未踢出。

    便十分惭愧的来到老婆婆近前,一拱扫地,来答谢老婆婆手下留情,不杀之恩。他并未有那只言片语,说了也未必可以听懂。然却是无声胜有声的表达着这种感激。礼毕,琅依便穿过人群,渐渐消失在这茂密的丛林之中。

    老婆婆老当益壮,用这绝世武功在江湖众人面前,露了大脸,令这些武林高手们大开眼界,向他们诠释了这诺大的江湖之上,本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功夫各有所长,闻道先后,术业专攻的道理。众人不由得对老婆婆心生敬佩。

    珠禽之所以对琅依手下留情,却是有其道理,她对琅依有些耳闻,她感觉他学艺的过程与自己差不许多,都属无师自通,悟性极高之人,她佩服这些有着坚强意志,永不服输,永不言败的人物。

    故此,她爱惜琅依是个人才,便留其性命,而那东侠与南侠,却有些徒有虚名,并无真正上乘武功,可惜了这如此高的头衔,徒有其表,并无真才实学,故此留在这世上也是多余,不如腾出位置给那些真正的武林高手。

    正思量间,五岳之首泰山派掌门行至近前,一拱手,“婆婆!我乃泰山派善峰,特来拜会婆婆,能与婆婆学上两招,也是令我不虚此行。还望婆婆倾尽全力,切莫有所保留,还是本着点到为止的态度。承让!承让!”这话虽说得甚是和气,然却是软中带硬。

    珠禽早就听闻这泰山派的掌门武艺高强,曾受那名人传授,高人指点,双掌劲力十足,熟谙那隔山打牛之功。此

    掌威力甚巨,可以相隔数丈之外给对方造成伤害。

    善峰为练此神功可是没少下功夫。在老掌门的悉心调教下,善峰很快掌握了内功心法。他便尝试将全身内力集中于掌心,在这超强内力的趋动下,他双臂也变得比平时粗上四五圈。

    然汇聚内力这并不难,最难的却是,将此聚集的巨大内力,作为武器,自双掌发射出去,并给敌人造成伤害。

    起初他尝试在门前大树,用聚集的内力将树叶打落,然这不试则罢,一试却是大喜过望,这树叶纷纷飘落,他忍不住将这绝佳的消息告之老掌门。     老掌门微微一笑,“峰儿!你凭什么说你已经掌握了这隔山打牛之功呀?”

    “师傅!那天我确实利用内力将那门前大树的叶片击落。并无半句谎言!”善峰连连解释道。

    “那好吧!我这屋内有一颗木本绿植,你掩饰给我看,到底是如何将其叶片击落的。”老掌门便将他带到这屋内绿植近前。

    善峰赶忙拒绝道: “师傅!还是去门前那棵大树那里演示这功夫吧!这屋内绿植如此珍贵,将其绿叶击落,倒是有些不舍呀!”

    “峰儿!这事你不用操心,就从这里演示给我瞧吧!”老掌门言语十分坚定。

    善峰也不便苦劝,只得听之任之,但见其向下一哈腰,将全身真气汇于掌股之间,与那绿植相距百步之远。双掌用力朝绿植方向击出,然那绿植之叶,却是纹丝没动。

    这使他很是吃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日可是对着那又高又大的大树练的,那叶子纷纷被击落,然今日却不知怎的,面对这小小的植被,怎么这掌法就不灵了呢?他很是好奇,便又重新站定,重新汇聚真气,猛力击出,这样反复数次,这植被依旧是纹丝不动。

    善峰很是不服气地说道:“师傅!我那日确实习得这隔山打牛之功,不知今日为何,这功力就全消了!难不成今天我不在状态么?”

    “孩呀!你可知道刚刚我为什么没与你去门前那棵大树旁演武,而是选择了这株小小的植被?”老掌门似乎话里有话,有些故弄玄虚。

    “您定是怕门前那棵树太大,然我的功力尚浅,怕我一旦有失,会丧失信心!故此选了这株较小的植被。”善峰揣测着老掌门的意图。

    老掌门只觉好笑,便将此中缘由讲出,“峰儿!你这功夫还没算完全掌握,还需参悟才是!你还要刻苦钻研,勤加练习才是!”

    “师傅!可我那日确实掌握了呀!只是今日状态不好罢了!”善峰辩解道。

    老掌门并不作声,不紧不慢地来到善峰所在位置,并未摆出练功姿势。而是将左手轻轻一抬,对准那植被一用力,那木本植物却被击得粉碎,巨大的陶制花盆也被击为数瓣。

    善峰却被师父这高深的武学与精彩的演示惊呆了!这才是真正的隔山打牛的上乘气功心法。但他头脑中始终有疑问,为何上次自己就能将门前大树树叶击落呢?然经老掌门一解释,他方恍然大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